拾忆魔都光影故事④丨上海大动迁,拾忆魔都光影故事③

原标题:拾忆魔都光影故事③ | 八十年代灶披间,一家烧菜满楼香

原标题:拾忆魔都光影故事④丨上海大动迁:带着结婚照进新家

清晨,没什么客套招呼,也不讲究个人隐私,男男女女聚在水斗边刷牙洗脸,洗去脸上尚存的困倦。这种水斗尺寸很大,里面一般接着七八个水龙头,十几个人见缝插针地寻找空隙刷牙、洗脸是每天早上都要发生的场景。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弄堂的公共生活,就从邻居间人挤着人开始。

1993年,成都路高架的建设,开启上海历史上规模空前的10万居民大动迁;1998年,普陀“三湾一弄”的旧区改造,见证上海城市建设的华丽巨变……再后来,各区动迁征收的步子快了起来,一家几口蜗居在几平方的年代一去不返,弄堂和棚户愈加稀少,反而成了老照片里的常客。改变生活的那些动迁则在上海城市建设更新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丨灶披间几平方米,六七户人家挤着用

图片 1

老公寓居住面积都很小,各家做饭就在过道上,一家烧菜满楼香。摄影:任国强
摄于 2012年 华德大楼

住在石库门,最热闹的要数灶披间,几户人家挤在一起炒菜做饭,锅碗瓢盆的响声能传遍整个弄堂。住在公寓楼的,就在过道里做饭。一户人家烧饭,整个楼层就知道了。这家是红烧肉,那家是糖醋鱼,不需要探出身子往过道里头瞧,香味便乘着风钻进了鼻子里。

孩子们是最开心的,循着味道就串门去了。大人看见小孩来了也很高兴,“来来来,弄块肉吃吃”。孩子们东家吃吃,西家吃吃,一圈兜下来就吃饱了,还吃到了各种不同的菜。也有“口味叼”的小孩子,眼神狡黠地看着你,“王阿姨,侬今朝烧额肉蛮赞额嘛~”

图片 2

大伏天,弄堂里住的居民每到晚上就把饭桌搬到弄堂里,小孩最开心,张家阿婆家吃点,王家爷叔家尝尝。摄影:任国强
摄于 2011年 杨浦区杨树浦路

吃过晚饭,每人拿把蒲扇,聚在一个路灯下打牌娱乐。夏天晚上,每个弄堂口亮着的路灯下必定有一个牌桌,男的穿着背心大裤衩,女的穿着睡衣,一堆人围着牌桌聚在一起。

牌桌周围一般坐着四个人,他们手里都拿着扑克牌,有的紧皱眉头,有的喜笑颜开,

“侬搿牌要伐啦?”

“到吾了!”

“又输特了!”

他们打牌时,周围也围着一群看热闹的人,有的会把四个人的牌都看遍,看看谁的手里拿着一副好牌;有的就只站在一个人的身后出谋划策,教他怎么出牌;有的在他们出牌后会感叹“不该出这个牌啊”。

到夜里十一二点,大家就都回家睡觉了,有时还会通宵打到两三点钟。

图片 3

丨“有吾,侬放心好唻”

图片 4

一位住在亭子间的老爷叔在晾晒被子。摄影:任国强 摄于 2012年 东斯文里

夏日的天气总是捉摸不定,前一秒还艳阳高照,下一秒便倾盆大雨。上班去了,衣服挂在外面也不担心,隔壁的邻舍会帮忙把衣服收进来放好。大人有事要出门,家里小孩没人带,道一声,“隔壁阿婆啊,小朋友来领一领勒”孩子的看顾就有了着落,哪怕在隔壁阿婆家待上半天都可以。

弄堂邻里间经常互相帮助,有时不放心会多叮嘱几句,对方大手一摆,“有吾,侬放心好唻”,便觉得心里踏实。

几十年的老邻居竟比远方的亲戚更让人信赖!老弄堂里的人们之间有着一份特殊的信任,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不像今天这般疏离——门一关上,就严实了,邻居彼此间都不熟悉。

1993年 成都路高架建设,沿线的居民正在搬迁。摄影:任国强

丨“螺蛳壳”里的较量

弄堂邻里间大多关系和睦,但有时也会为一件小事吵架,甚至会“老死不相往来”。

图片 5

老房子居住面积小,大家共用一条过道洗漱做饭。摄影:任国强 摄于 2012年
华德大楼

在灶披间,家里有煤气的灶台都罩上了罩子,上了锁;每家一个的水龙头也一样,一块大水池上面像结果子似的接着五六个上了锁的水龙头。这是大家默认的规矩,不想被别人占了自己的便宜,也忍不了自己不小心用了别人水龙头时被冷嘲热讽。

图片 6

居民们在公共水池洗衣服。摄影:任国强 摄于2012年 四川路 华德大楼

八十年代的上海,市区人均居住面积只有4平方米,公用区域成了必争之地。各家各户在公用的地方烧菜、做饭、洗衣、倒马桶,都有着自己的一块小地盘,犹如“楚河汉界”,互不侵犯。

但也有不守“规矩”的人,为了多点地盘,费尽了心思:先放个盆在走道上,见没个声响,就再放个柜子,柜子上又堆个箱子。就这样一点点“蚕食”,最终爆发“口舌之战”,

“侬物什放吾门口做啥?!”

“放就放了,侬想哪能!”

没办法,就这么点“螺蛳壳”的地方,再会做人家,挤还是挤。直到90年代开始动迁,人们一批一批地往新村、商品房里搬,上海的住房条件情况才算是“大变样”。多年后这些老邻居回忆起来,都是门对门吃饭的美好记忆,至于谁占了谁家的“底盘”,早就不记得了。

下一期《拾忆魔都》,我们接着说一说动迁的故事。

图片 7

1993年,成都路沿线的1000多家单位,1000户居民搬离,动迁涉及近100000人,为成都路高架工程让步。

丨<拾忆魔都>

生活在上海的你,对这个美丽的都市存有什么样的记忆?

是高耸入云的大楼,还是挤挤挨挨的弄堂?

是穿梭不息的鸣笛,还是梧桐树上的鸟叫?

这个城市在短短数十年间的变化,你经历几何?

爱上海,就去了解她。

本期拾忆魔都,帮你翻出久存心中的美好,晒一个日光浴,那是童年的味道。

关于老弄堂里的生活你还记得多少?点击链接答题,获取“周到上海”丰富奖励:上海弄堂的这些事,侬晓得伐?

下载“周到上海”,每周一上新测题检验你的记忆;周三我们不见不散,捡拾时光里的碎影。

来源:周到

作者:任国强 孔祥薇 蔡柔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这是被记入上海史册的“世纪大动迁”

成都路高架的建设不仅解决了当时出行堵、交通难的问题,也为沿线居民提供了搬迁到更好的居住环境的机会。而后,为了造高架桥、公路、轻轨等公共设施,由上海市政建设改造带来的动迁渐渐增多。

图片 8

1993年 成都路居民将家什搬上卡车。摄影 任国强

但凡有动迁的弄堂、棚户里,总会出现摄影爱好者们的身影。他们一头钻进几十年历史的老旧建筑里,用相机代替眼睛,为后来的人们记录下曾经的上海:狭窄拥簇的过道,挂着六、七个水龙头的灶间,摊在竹竿上随风飞扬的衣服。

穿着睡衣站在弄堂里的上海阿姨冲着镜头说:“多拍拍,以后就看不到了。”

一家一当都在“黄鱼车”上

那时的搬迁,从打包到装车,基本靠自己动手。

日用品、衣物等还好说,但大型的家具绝对是要拼体力、讲技术的。以前房子小,连走人的过道都不能同时并行,更何况要搬出个柜子、沙发来。一般的做法,是用绳子系着家具,一拨人从窗户将柜子吊出,另一拨在楼下接着,落地后再装车。

图片 9

1998年11月29日 潘家湾居民动迁,家具从楼上吊下。摄影:任国强

图片 10

2013年10月28日 虹镇老街搬迁,居民正在搬柜子。摄影:任国强

旧式里弄过道狭窄,搬家的卡车最多开到弄堂口。家门口到卡车的这点路,要靠“黄鱼车”来短驳。

“黄鱼车”是三轮车的沪语叫法,虽然现在寻常人家不多见,但十几年前仍是一件拉风的交通工具,堪称脚踏车的“皮卡”。

与现在人们“扔了再买”的观念不同,过去搬家等于把整个家搬空,大大小小的物件一样都不舍得丢,全都装上黄鱼车。

大物件好摆,一律横着竖着在车上打底;棉被衣服装进箱子大包,再用粗绳捆上;还有热水瓶、搪瓷盆等小件则一股脑地盛在木质大澡盆里。

一家一当都在黄鱼车上了。

弄堂的地高低不平,家什在黄鱼车上咣咣铛铛地作响,摇摇晃晃叫人心惊。每户人家搬迁时都不敢摞得太高,也不敢骑行,一般是一人推车,一人在旁边“护航”,齐心协力到弄堂口装车。

“婚照要挂在最显眼的墙上”

旧城区改造前,弄堂里的人家居住面积一般都很小,夫妻结婚时拍的结婚照无处挂放,都成了压箱底的物件。家里的墙上最多挂父母、祖辈的遗照。搬迁后,他们终于有地方挂自己的结婚照了。

图片 11

1998年11月29日
潘家湾的楼女士在搬迁时擦拭着一直放在角落的结婚照。摄影:任国强

潘家湾居民动迁时,潘家湾路168号的楼女士在搬家时拿出了自己尘封五年的结婚照,仔细地擦着结婚照上的灰尘。楼女士说,过去的房子又小又破旧,家里连挂照片的地方也没有,照片就一直放在墙角,这回搬家了,照片要挂在新房里最显眼的墙上。

搬迁时理出来的每个物件都有着它的故事。

一床喜被见证着夫妻三十年的相敬如宾,一对热水瓶承载了老老少少日常点滴记忆。

从小生活在洪镇老街的老刘学过武术,珍藏着大刀和三节棍。2013年洪镇老街拆迁时,老刘亲手扛着心爱的“宝贝”上车,搬场工碰不得。

图片 12

2013年10月28日 老刘在搬家时扛着习武器具。摄影 任国强

有些故事虽还没讲完,但也随着新家和新生活而翻篇。一些带不走的老物件,那就就地处理。

搬迁的里弄里通常会有收旧货的人穿梭这家与那家之间,收购各式家具家电;也有懒一点的,躺在一张躺椅上,旁边摆着块牌子,写上几个大字等着旧货上门。

奔向新居,有些人再也不见

在迎接新居之前,首先要告别旧里。里弄里的居民在搬迁时会买不少鞭炮,整条弄堂的人们聚在一起,把鞭炮放得“噼里啪啦”地响,以庆贺乔迁之喜。

图片 13

2013年12月26日 虹镇老街296弄居民放炮仗庆贺搬迁。摄影 任国强

有聚则有散。搬迁之时,也是许多人的告别之期。

90年代成都路高架动迁时,居民搬入由政府安排好的安置地居住,带有集体搬家的性质,老邻居大多还是老邻居。

但后来的动迁,一个地块大抵有几个房源可以选择,有的仍在市区,有的则远到还在开发的郊区,甚至跨过了黄浦江。

在搬家的前几天,老邻居们会聚在一起吃饭,酒席上大家一杯接一杯地互相敬酒:

“真舍不得大家!”

“阿拉有空要再聚啊!”

搬家当日,感情深厚的老邻居互相握住对方的手不肯放,“一定记得要联系啊”。

老人们流泪说着不舍的话语,不停地挥手作别,目送对方的卡车远去,直到卡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为止。

大家心里都清楚,如今分开了就彻底分开了,只要一分开就会渐渐疏远,很难再见面了。

图片 14

2011年4月16日 虹镇老街动迁,老居民们依依不舍。摄影 任国强

城市的成长需要新老交替,弄堂,或棚户,虽然曾经代表着上海人一个年代的生活风貌,但也不可避免地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无论如何,上海人倒马桶的生活,终于结束了。

在上海的城市建设史上,除了动迁,不得不提的还有陆家嘴的建设。下一期《拾忆魔都》,我们接着看一看陆家嘴的“成长史”。

图片 15

2013年5月 上海最大的旧时里弄之一——“东斯文里”内,居民们忙着搬迁。摄影
任国强

图片 16

<拾忆魔都>答题有奖

生活在上海的你,对这个美丽的都市存有什么样的的记忆?

是高耸入云的大楼,还是挤挤挨挨的弄堂?

是穿梭不息的鸣笛,还是梧桐树上的鸟叫?

这个城市在短短数十年间的变化,你经历几何?

爱上海,就去了解她。

本期拾忆魔都,帮你翻出久存心中的美好,晒一个日光浴,那是童年的味道。

关于老弄堂里的生活你还记得多少?点击链接答题,获取“周到上海”丰富奖励:上海的历史动迁

下载“周到上海”,每周一上新测题检验你的记忆;周三我们不见不散,捡拾时光里的碎影。

来源:周到

作者:孔祥薇 蔡柔柔 任国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