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澈会长接受云南交通之声专访,把云南建成世界民族文化交流中心

2015年6月16日,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长、世界民俗摄影家协会主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NGO全球联络委员会委员——沈澈先生接受云南交通之声的独家专访,做客FM91.8《听游四方》节目,与主持人德峰一起畅谈民俗摄影,讲述民俗摄影创作的真谛和魅力,抨击伪民俗的破坏性,为云南这个少数民族大省在民俗资源的保护、挖掘和展现方面提出了见解。

把云南建成世界民族文化交流中心——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长沈澈谈民俗摄影与大理国际影会

沈澈会长表示希望借助云南本地的支持和协作,共同完成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协会的期望,即把云南省建设成世界少数民族文化交流中心。

9月16日,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民俗摄影协会、昆明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昆明摄影家协会承办的第七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年度颁奖典礼将在昆明举行,获奖作品首展仪式也将在春城拉开帷幕。为加深本届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的影响力,进行首展后,获奖作品将移至大理国际影会展览。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为什么会和昆明和大理牵手?大理国际影会记者采访了活动组织者、世界民俗摄影家协会主席、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长沈澈。

About JW Player 6.6.3896…

大理国际影会:第七届世界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颁奖典礼和首展为什么会放在昆明?

图片 1

沈澈:我们选择昆明主要有这么几个原因:

00:0000:0021:35

首先,31年前我骑自行车从上海来到云南,从此以后和云南结下了不解之缘。云南25个少数民族和大部分州市我都去了。我的上世纪整个80年代都交代给云南了,对云南的感情很深,也非常了解。

图片 2

其次,云南是中国拥有少数民族最多的省份,和谐生活在一起的26个民族可以说是云南最大的品牌,是最适合在国际舞台上进行展示的。

图片 3

第三,从1997年起,我们就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进行了合作。这么多年,我了解到世界许多少数民族都处于文化边缘化状态,虽然一些少数民族的生活有很大的改善,但总体来说还是滞后的。所以我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打了个报告,希望把云南建设成为全世界少数民族文化交流的平台与中心,因为云南有这个条件。今年2月28日,教科文组织发来信件,表示关注我们在云南的工作,希望我们能够经常报告云南工作的进展。如果云南这个平台建设成功,那么作为文化大国的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就尽到了一个应尽的义务,中国的软实力能得到很大的提升。同时,这也了了我对25个少数民族乡亲父老多年培育滋养的情感回报,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图片 4

大理国际影会:可以说,您对云南的感情是促成这次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颁奖典礼与首展在昆明举办的重要原因?

图片 5

沈澈:没错,当年我是骑着单车去的云南,现在我要带着全世界的弟兄、扛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大旗重新返回云南。我们的口号是:要让云南走向世界,要让世界为云南感动。我希望我的第二故乡能迅速在世界上露脸,现在我正在安排相应工作,希望在明年合适的时候,把云南25个少数民族最具特征、最不可复制、最本土化的内容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展厅展出,同时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大礼堂里,演出杨丽萍的《云南印象》。我要完成这个夙愿,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大礼堂开始,让云南民族文化向全世界辐射,我认为云南应该成为全世界少数民族文化的集散地与“物流港”。

图片 6

大理国际影会:这也是您和大理国际影会合作的原因?

图片 7

沈澈:在此之前,我们没有参加过任何一个摄影节或者影会,因为我觉得它们与人类贡献奖的概念不契合,可能会产生各种冲突。和大理国际影会艺术总监鲍利辉接洽后,我觉得:首先,大理是一个少数民族地区,能产生这样一个国际性的影会,很了不得。第二,我认为虽然大理国际影会的内容比较广泛,而我们比较专题,但两者都呈现出一种文化多元化的态势,两方面的国际影响力融合在一起,能加快云南走向世界的步伐,达到“让云南走向世界,让世界为云南感动”一个比较好的效果。

图片 8

大理国际影会:除了这次颁奖典礼、首展和巡回展外,您在云南还有其他工作计划吗?

图片 9

沈澈:今年我们除了通过“人类贡献奖”与大理国际影会合作、达到一个新的高潮外,下一步,我们还将在云南开展更多的工作。比如把世界民俗摄影家训练基地的牌子挂在云南,要把云南建成全球少数民族永不落幕的“世博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答应我并支持我配合相关的部门,从全球抽调、组织各大区域、洲区域的少数民族来参加云南的民族文化交流和展示活动,今年的颁奖只是一个开头。

图片 10

大理国际影会:今年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参赛国家有多少个?

图片 11

沈澈:今年参赛国家有117个,国外获奖比例达到70%以上。

图片 12

大理国际影会:今年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的评奖机制和去年有没有不同?

时 间:2015年6月16日

沈澈:没有不同,依然采用第六届的评奖机制,对于大奖和终审评委特别奖会一直保密,直到9月16日晚上的昆明颁奖典礼上才会揭晓。到时候,66位文献奖获得者基本都会在场,这也是世界民俗摄影家的聚会。如果说和上一届有什么不同,上一届是评选体制改革,这一届是市场化的改革。

主持人:德峰

大理国际影会:目前国际上对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评价如何?您对“人类贡献奖”发展前景怎么看?

主持人:关注了我们昨天MF91.8微信推送的朋友都知道,今天我们要为朋友们奉献的是关于民俗摄影的一期特别的采访节目。中国民俗摄影协会的会长沈澈先生,前不久接受了云南交通之声的独家的专访,就民俗摄影的很多问题以及很多作品创作的一些方法,都给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和意见。也许现在有很多朋友们都喜欢拍民族的,但是也许您拍的那个不叫民俗,而您没有拍到的那才叫真正的民俗。下面,我们就一起来听一听中国民俗摄影协会的会长沈澈先生给我们聊的民俗摄影。

沈澈:现在国外对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这个品牌非常看重,世界各国驻华大使馆都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不仅是参加我们摄影比赛的活动,更是把本国的文化纳入全球人类文化交流的范围里面来。之前我们把获奖作品通报给每一个驻华使馆,有的大使很生气,问为什么没有他们国家的。我们说,你们要认真组织参赛,参赛作品不够或者水平不高就可能得不到奖。现在前前后后参与的国家大概有160多个,我们相信下一步一定会能做得更好。目前,在民俗摄影领域,中国民俗摄影协会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唯一的正式合作伙伴,为教科文与联合国的事业做出过不少贡献。比如2005年日本世博会,联合国馆的展览是由我们负责的,它的主题是“让我们共同颂扬多元文化”。全世界就我们有资格,我们有全世界147个国家的图片资源,后来得到联合国各个部门的嘉奖。2010年上海世博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周”的展览等也是由我们承办的。

沈澈:云南交通之声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姓沈,我叫沈澈,也是半个云南老乡了。我是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长,也是世界民俗摄影家协会的主席。

大理国际影会:在您看来,民俗摄影的社会责任是什么?

主持人:对于民俗我们一直认为是民族或者说是少数民族的风俗,精彩的作品,好像对民俗的解释不是这样的。

沈澈:是记录与分享。伴随着社会的发展,文化也在不断更迭消亡,每一个文化形态都为当时的历史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但它不是永久的,很多民俗很多文化都伴随着历史的发展而衰退或消亡。但作为民族的一段历史,我们不能丢掉它,应该记录下来留给后人。这就是我经常提到的:希望我们的后人为我们的今天感动,我们现在所做的工作,要让几百年甚至千年之后的人类看到我们现在鲜活的影像照片与影像资料,为我们的工作感动。这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同时,也要促进政府和民众的保护意识,要利用好自己手里的相机,树立摄影人的社会责任感。

沈澈:在全球来讲呢,实际上,民俗的概念是一个全球人民的日常生活的习俗,我觉得民俗就是老百姓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婚丧嫁娶,就是祖宗传下来的生活方式,这样的一个习俗,实际是包罗万象的。所以,我们在说民俗摄影的时候,就是要关注身边的所有的文化,然后用照相机或者用手机把它记录下来,给后人留下一份丰厚的财富。

大理国际影会:您怎样看待民俗摄影的发展前景?

我们现在很多朋友,包括大城市里的朋友,一听要拍民俗就常去西藏、新疆、云南,其实民俗就在我们身边。我们在国际上最好的口号,我们是号召全世界每一位有责任心的人,尊重生命、热爱生活的人,拿起相机、用好手机,关注身边的文化,把它记录下来,而且这个民俗文化完全是应该通过记录、传播和共享的手段,让人类进行互相的交流、互相的认识,通过影像可以促进文明和文化的对话。

沈澈:所有文化的发展延续都是逐步的交替。在每一个交替和变革的阶段,只要我们拿相机的人存在,记录也会存在,这对于人类历史的记录是一个重要的贡献。我们不应该去阻挡历史的步伐,让它停滞在某一瞬间,只有图片才能固定。比如西服在中国的改变,在国外穿西服是在正式场合,但在中国,农民可以光脚穿着西服下地,我看到北京赶马车的,腰里扎着草绳,把西服领子一翻,坐在马车上“bia、bia”地甩鞭子,多有意思啊,你能说这不对吗?不是文化变迁吗?这个世界应该是多元的世界,多彩的世界。文化是贯通的,比如某个民族10年前的婚礼和10年后的婚礼肯定不一样,这种变化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来的。这些变化可以让我们看到一个民族心理、生活的变化,我们记录下来的东西不但可以促进政府和民众的民族文化保护意识,还能使很多学者得到更为详实的研究资料,这对于人类的贡献是巨大无比的。

主持人:那么这些习俗都以什么样的载体出现,什么样的方式出现?也就是它的内容依托于什么样的载体?很多人只是认为,比如说节日和他们的风俗,但是包括的不仅仅是这些,您能详细给我们分分类吗?

人物标签

沈澈:我们的国际比赛有6个类别,比如说有一类“人物服饰”,为什么叫“人物服饰”呢?就是在生产劳动当中,能体现出来的不同的部落、民族,他们的生活当中所显示出来的服装的特征。还有“生产劳动”;各种各样的商贸;还有节日文化;还有人生礼仪,比如说生孩子、洗礼、成年礼,还有婚礼,还有葬俗,这就是人生的一个系列的,各个环节都可以用图片故事的形式来表达。

沈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对话大使、第十六届广州亚运会文化顾问、世界民俗摄影家协会主席、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长。1993年创办中国民俗摄影协会并任执行会长。1998年12月首创世界上第一个以民俗文化为主题的国际大型影赛——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年赛。

而我们通常拍的照片呢,经常是一个单幅,比如说日出啊、牧归啊、少女城市啊,单纯的从一个美学价值去考量它。其实不然,因为如果要达到像音乐、体育一样的这种无国界、无语言障碍的一种传播,那么影像就是个最可靠的地方。

1980年,沈澈毅然离开上海教科电影制片厂去追逐他的摄影梦想。在两年零一个月的采风期间,他对民俗摄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对民族文化的深厚情感使他萌生了创建民俗摄影协会的愿望。

我很感谢高科技,高科技创造了我们传播的途径,多媒体高速公路,还有互联网,使人类文化的传播、共享达到了一个新的概念,全世界无孔不入,没有一个地方可以抵制它。比如说全世界的游牧民族,游牧民族一定有游牧民族的建筑,它是容易拆、容易搬迁、容易搭建。

1998年,他创办了世界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人类文化摄影比赛:国际民俗摄影“人类贡献奖”年赛。

另外呢,每个国家因为它地理环境不一样、气候情况不一样,建筑也完全不一样。那么在这种状态下,建筑是一个有非常丰厚艺术价值和技术水准的一门学问,我们为“建筑文化”专门设了一个比赛的门类。从我们现在收到的照片来看,非常精彩,比如说中国很多少数民族,包括云南的独龙族啊、怒族啊,广西的白裤瑶,他们的粮仓是不防人的,没有锁的,但是从防动物偷吃粮食的水平来讲,整个粮仓的下面的支架跟平台接口的地方,都是一个倒挂的铁锅或者一个大的圆弧形的东西,老鼠、小动物反方向爬不上去,它是防动物、防野兽、不防人,这就是又体现了少数民族智慧,也体现了少数民族人际关系的一种平和。

主持人:其实在这个照片当中,我记忆犹新的咱们中国的一组照片,拍的是老北京的一些老人在澡堂子里玩儿蝈蝈,非常有意思的一个东西,我觉得这样的东西简直是,如果它也回到了民俗当中,我觉得民俗的整个的内涵和外延就非常广阔了。

沈澈:这一组照片我觉得是特别精彩,它在上一届的(第8届)比赛当中获得了文献奖,这组照片拍完三个月以后,这个北京的老澡堂子被拆掉了,我们在播放这组照片的时候,很多女同胞们都很震撼,因为她们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进男士的澡堂子里,看看男士的澡堂子里的文化生活。这组照片最重要的是,这个作者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先要每天去泡澡,跟一些泡澡的朋友交成朋友,要跟老板达成协议,三个月以后他才开始动手拍。比如说,里面有玩儿蝈蝈、拉琴唱小曲儿的、拔罐儿的、刮痧的、看报的,还有在男澡堂子里光着身子拿大顶的……很多女同胞一辈子没有看到的东西,都在我们这里看到了,一点儿色情都没有,而且看到了澡堂子里边一个丰富的老北京男人们的澡堂生活。

全球经济一体化、城市化的发展非常快速,冲击非常猛烈,传统的东西无不受它的冲击,在一点一点地消亡,一点一点减弱。我觉得民俗摄影的作用,第一呢,就像我们现在习主席提的“乡愁”,乡愁并不是让我们回到原来生活的状态,而是我们这个民族,这个地区的人民传统文化的追忆,是个由来,是人民生活到现在这个状态的一个真正的根子,这个很重要。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部落,对历史的遗忘,实际上是一个很糟糕的事情,是一个没有根基、漂浮的,它一定没有一个准则。民俗摄影实际上要做的事情,很有意思的一点,一百年以后,可能我们的后人看到我们今天的图片,会为之感动,感谢摄影师给我们留下一百年前我们生活的状态。

主持人:听到这儿呢,有心的朋友可以翻开昨天我们FM91.8推送的微信,当中的一些精彩的照片,也许很多朋友看了这组微信啊,误以为这些所有的照片都是沈澈先生拍的,其实不是,是上一届,也就是第8届民俗摄影的来自于100多个国家的作品当中挑选出来的优秀获奖作品,选登在昨天的微信当中,您可以去看一看,其中刚才聊到的那个老北京的澡堂子里的文化。

今天我们要聆听的是咱们中国民俗摄影协会的会长沈澈先生跟我们聊的民俗摄影,刚才我们听完了以后,也许对民俗摄影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但是,现在某些地方为了商业效益和所谓的政绩,胡编乱造很多的所谓的伪民俗,对真民俗的危害是非常大的。接下来,我们就来听一听沈澈先生是如何分析的。

可能现在全球经济的一体化和商业的侵入,让有些地方本来民俗非常纯正的地方,为了追求某些商业的效益,加入了一些商业元素,也就是所谓的伪民俗会充斥到我们的真民俗当中,让我们很多拍民俗的朋友们根本无法辨别什么是真民俗,对于这两种民俗的出现,您怎么来分析。

沈澈:这个不叫两个民俗,假民俗原则上不叫民俗,我们提倡的民俗摄影家们、民俗摄影爱好者们真正地拍民俗照片,其实应该是有三句话:一叫“深度采访”,第二叫“系列报道”,第三叫“小题大做”。只有到老百姓的生活当中去,感受他们的生活,深入他们的生活,才能真正拍出他们本土文化的非常现实的、真实的一种感受,然后去拍摄照片的那些摄影爱好者和摄影家们,只有通过采访者和被采访者的互相感情交流,自己的人格得到升华,你能热爱他们、尊重他们、歌颂他们,去反映他们,这叫真民俗。

但是,现在表演的东西也很多,我并不反对拍那些表演的东西,可它在民俗价值上已经打了一些折扣。比如说,八零年我去拍傣族的泼水节,我是骑着自行车从思茅一个村落一个村落下去,泼水节的内涵很多很多,太丰富了,其实是跟我们汉族人,当然我们汉族现在的过年、腊月也已经淡化了,可是傣族过年,泼水节是傣族的过新年,它所包括划龙舟、做高升,包括前期的修复龙舟、女孩子的敬佛献花、做秀包,太多内容可以拍。而现在的泼水节,我说得过分的话,有一种是洋鬼子和假洋鬼子的胡闹,什么脏水啊、温水啊,乱七八糟到处乱拍。你想想泼水节的礼仪就是很尊重的给客人祝福的概念,有些地方他们把传统的文化节日,很丰厚的生活内涵的文化节日,把它简单化了、商业化了。我甚至看到上万人拿着盆、装着水,有一个人下口令,“一二三!”往天上“呼~”一呼,泼水节开始了,泼水节哪能是这样啊!我觉得这个是很奇怪,所以我想传统的文化应该还要遵从这个民族原本的习俗,来反映它的文化,泼水节是一个文化底蕴非常丰厚的一个节日,火把节也是。

曾经有一段时间,把少数民族的文化非常深厚的节日变成引来招商引资,结果招商引资也没引好,把节日也破坏掉了,变成不伦不类的节日了,我说这是一个很糟糕的事情。地方的少数民族地区的官员跟老百姓应该回到自己真正的老百姓欢庆鼓舞,来尊重自己的民族习俗,恢复自己的民俗节日,特别是云南,如果这样做的话,我们相信云南作为少数民族的文化大省,一定会向少数民族的文化强省去做。

主持人:那么在拍摄民俗方面的作品的时候,在它依托的创作形式和一些拍摄的方法上,我发现很多优秀的作品,他们拍摄的方法和我们传统意义上认为的一种模式是根本就不一样的,丰富多彩,您能给我们一些建议吗?

沈澈:说到很专业的问题上,现在我们很多人是用拍沙龙的手段去拍民俗,抓它某一个瞬间,包括光影、构图、画面的结构,从这个照片来看,其实很不够味道。一张照片吊起了大家对这个民族节庆活动或者某一个民俗事象的活动更大的去分享它的概念。民俗摄影的思路不应该用一个单幅照片来完全表现它,我们提倡的民俗摄影应该是用组照、图片故事的形式。

一篇好的文章,它应该有一个非常动人的开头,让人家进去看下去,当中就像有跌宕起伏的情节,最后的一句话,也就是最后的一幅照片,让人家有无穷的回味。我们在国际比赛当中不断改造以后,确认的是不少于8幅照片,不超过14幅照片来阐述一个民俗事象,这样的内容对一个民俗事象的表达就会比较充分,对文化的记录、传播和共享是一个非常好的新的手段,而不是一个单幅照片。

现在我们受传统的唯美的沙龙摄影的影响,把民俗很好的题材拍成一个单幅照片来进行展示,这对一个民俗摄影家和爱好者来说是个极大的浪费。比如婚礼,我们经常关注的一个婚礼的高潮,咬一个苹果啊,其实婚礼有太多的拍法,比如说它的订亲的形式,男方和女方的准备过程还有进行过程,还有回门、婚礼以后的后续,如果是用这个方式,用图片故事的方式来拍,对一个民族文化的记录、传播和共享,它会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

主持人:平时我们在这个时段进入的是摄影时段,只不过今天非常特别,从节目一开始,十六点三十分,我们就一起在聆听中国民俗摄影协会的会长沈澈先生关于民俗摄影的一些看法和见解,特别是对于民俗的一个解读,包括现在出现的很多的伪民俗的一些点评和批判。接下来还是要听一听沈澈先生给我们的一些建议,拍民俗方面的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应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拍,刚才已经说了,不能用拍沙龙的方式,应该用一种叙事性的多方位多角度地来进行拍摄,那么其实我们平时说的、评论最多的照片,现在这个时段我们所看到的一些发到微信当中的一些照片,大部分是属于沙龙照片,只存于这一瞬间的光影和优美,而这个照片所能够讲述的内容是非常有限的,今天我们也抓紧时间来听一听到底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指导我们拍摄,才让我们的照片更有价值。

沈澈:拍摄的时候可能会拍好几百张、好几千张,现在用数码以后,很多摄影发烧友、爱好者没有一卷卷胶卷的概念,拍起来连拍、连拍,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太好的办法,你回来连编辑都不好编。我觉得去拍民俗,第一件事情要先做功课,了解这个民族、这个部落,包括汉族,它的节庆活动、一个民俗事象,完整地了解它,你可以查资料,还可以到老百姓家里去调查、去调研,然后制定自己的拍摄计划。因为在拍摄的时候自己先是个编辑,而且拍摄的时候一个组照里面应该有不同的角度,应该有不同的景别,比如说大全景、中全景、近景、特写或者大特写,角度问题可以大俯角度、大仰角度、俯角度,那么在不同角度不同画面的,各种不同的内容组合在一起,显示一个完整的民俗事象,使观众和读者不容易有视觉疲劳的感觉,他会看得非常过瘾。而我们中国的图片编辑的水平,在全世界是最糟糕的,因为传统的摄影它是以单幅照片、唯美的东西,甚至用沙龙的手段来拍一个民俗,我觉得这是非常吃亏和浪费的。

主持人:一个民俗拍得非常不错的一位摄影人,他首先应该是一个对这个民俗的现象非常了解的这样一个人,而且他是可以讲故事的,而且讲故事的方法还多种多样,应该是这样一种综合体的一个人,而图片只是他的一个表现形式。

沈澈:我认为这个观念非常正确,这个概念是我们一直强调的概念,因为“民俗摄影”自从1993年中国民俗摄影协会成立以后,中国的摄影史上终于有了一个新的门类,这个门类的新兴发起,到现在一共是22年,可是22年已经有164个国家追随着我们在本国开展民俗摄影的工作,主要用于抢救性的记录自己本国的文化遗产。为什么发展这么迅速?一个新的门类,在22年之内能普及到164个国家,我觉得这是一个社会的需要,是人民的需要,人民需要了解自己的民族,人民需要了解别国民俗,这才是一个真正的人类文化的记录、传播、共享的一个重要的贡献。

主持人:听完了沈澈先生的这番讲解,我觉得朋友们对于拍摄民俗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进行拍摄,可能有一个大概的概念了,有时候凭单独的一张照片,或者说偶尔捕捉到的一个瞬间,就想来完整的诠释可能是远远不够的,当然在拍摄之前做一些案头的工作,来让这个拍摄有的放矢,那也是非常重要的。边听这个节目当中的录音,我们可以边翻看着昨天我们FM91.8微信推送当中那些精彩的照片,其实这些精彩的照片是第8届全世界的一个民俗摄影获奖作品当中的一个集中体现,非常丰富,那么关于第9届民俗摄影大赛的一个整个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那接下来我们来听听沈澈先生是怎么样希望的。第9届国际民俗摄影的比赛,能不能给我们大概介绍一下这个比赛。

沈澈:这是我的一个愿望,正在努力的让它落地,我从八零年开始从上海骑自行车到云南来,两年一个月没回过家,走了16个地州,25个少数民族我都走了,云南跟我的情份有整整35年。现在,岁数也老了,我把协会的行政工作慢慢要交接出来,我的愿望就是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要求和期望,要把云南省建成世界少数民族文化交流中心,要把云南的文化、云南的节庆变成世界少数民族永不落幕的世博会,我正在往这方面努力,还希望大家帮助。我觉得我们要通过云南25个少数民族还有很多不同的支系,从资源、物种、环境、人文,整个中国没办法跟云南比,很多国家都没法比,它这个资源的丰富程度,如何让世界各国的人民去分享,让祖国各省各民族来分享,这是我们要探讨的一个内容。

我的决心就是今年第9届我希望落户云南,而且每一届都要在云南每个地州轮作,我希望把云南所有的少数民族,整个云南少数民族大省的概念,整个打包走向国际社会,利用我现在在教科文组织的官方合作伙伴、NGO全球联络委员会委员的身份,我可以搭建一个联合国教科文的桥梁,还可以搭建一个通往世界各个国家NGO组织的一个桥梁。我希望我的余生能做成这件事情!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在全世界是唯一一个拥有全世界178个国家的民俗文化的影像资料,在全球是个权威,如果我们把云南的民族推向国际社会,让世界各国的文化又让云南的各个民族去分享,我觉得按教科文的要求和期望,云南建设成全球少数民族文化交流中心,其实从少数民族文化大省迈向少数民族文化强省,也是文化大国向文化强国发展的一个非常典型的探索,我特别希望通过你们媒体在社会上让大家共同来关注这件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